导航菜单

VC疫后募投双复苏:投资主题已迁移、马太效应再加剧-ktv公主图片

原标题:VC疫后募投双复苏: 投资主题已迁移、 马太效应再加剧

VC疫后募投双复苏:投资主题已迁移、马太效应再加剧

“疫情带来或多或少的影响,但北极光还没有公司因为疫情死掉。”北极光创投创始人、董事总经理邓锋为一场交流会开场。  2020年初开始的新冠疫情成为数年来最大的一只黑天鹅,让本就挑战重重的本土私募股权行业雪上加霜。疫情打乱了投资人的脚步,无论新基金募集还是新项目投资举步维艰。  好消息是,市场正在释放出明显的回暖信号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VC机构端得到的反馈看,初创企业的业务和收入从4月份开始逐步回归常态,投资人们对新项目的投资工作也正在有序展开。  从募资端来看,根据投中研究院的数据,今年4月PE/VC市场有19只新基金完成募集,基金募集总额达到132亿美元,其中多只基金完成超额募集。 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投后管理是疫情期间VC投资人们的核心工作之一。  VC机构对被投项目受疫情影响的统计工作从春节期间即已全面展开,投资方普遍紧密追踪和检测项目进展,很多机构以“月”为周期与项目创始团队碰头讨论。  “投资环境将会变得更加合理,创世伙伴资本将继续长期看好中国创投市场发展。” 创世伙伴资本主管合伙人周炜认为,疫情对于初创企业既是一次冲击,也是一次思考商业本质、变革和弯道超车的机会。  募投双复苏  无论是从新基金募集还是投融资交易的活跃度来看,中国VC市场复苏都已发生。  单从VC板块的新基金募集看,元璟资本、高成资本、启明创投、光速中国等机构完成了超过3亿美元的新基金募集或首轮关闭。  从4月份的投融资数据看,A轮阶段是聚集了最多PE/VC资金的投资轮次,吸金最多的三大行业是医疗健康、互联网、IT及信息化。 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、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、出资人在私募股权资本类别超配等因素的多重作用下,基金管理人的新基金募集工作推进挑战重重。  在经历过周期的从业者们的经验来看,低潮期成立的基金往往能够收获更好的投资业绩表现。研究机构 Preqin 的首席执行官 Mark OHare 在近期的文章中分析表示,起始年份为2019-2022年的基金可能会脱颖而出并成为业绩佼佼者。  从全球机构LP对中国的资金配置来看,邓锋认为,尽管现阶段全球出资人在美国的资产配置仍高于在中国地区出资,但从长期来说他们仍将看好中国并加大在中国的资产配比。  医疗、科技、Z世代  不同行业投融资活跃度的不同背后,是投资机构对未来机会的判断。  消费互联网流量红利消失的大背景下,对市场敏感的VC投资人从2018年开始就悄然将关注点向医疗健康、科技投资和创新消费等主题迁移。  最新一期基金募集工作正式启动前,启明创投在2019年进行了投资团队的战略重组,将原消费互联网和信息科技团队整合到一起。调整完成后,团队在医疗、信息科技板块的投资占比将有所提高。  “这些调整是基于市场的详细分析进行的。”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回忆,医疗投资在启明一期基金的占比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”,到今年的第七期基金则成为核心投资赛道之一。  再看“科技”的主题。从硬科技的角度,AI、IoT、5G、机器人、半导体等都是VC们的重注领域;从更广泛的科技定义来说,教育科技、医疗科技、食品科技等也都在快速发展中。  “与海外企业相比,我们的项目经历了三个阶段,从早期满足本土市场基本需求的‘比你便宜、比你差’‘比你便宜一样好’到今天一些企业的技术产品已经做到‘比你好、比你快’。”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杨磊认为,10年后中国硬科技产业将占据全球半壁江山,在很多细分赛道可能成为全球第一。  当然,对医疗健康和TMT投资重视度的提升不意味着放弃消费互联网的机会。邝子平就表示:“从投资资金或者产出看,消费互联网空间还是很大的,我认为中国的土壤已经很肥沃、很成熟。”  周炜在今年5月初的访谈中介绍了团队在2020年关注的三大主题,除了数字医疗和企业服务,还有新人群带来的投资机会。  周炜举例分析说,“Z世代”的行为习惯已经与之前的任何一代都完全不同,带动了新的消费、娱乐模式。同时,疫情期间,大家不得不待在家里带来的习惯的改变,也诞生了许多新的投资机会。  马太效应持续加剧  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马太效应,不仅表现在新基金募集、也表现在优质项目的竞争中。  从行业整体情况来看,2018年下半年开始的募资两极分化在疫情后正在持续加剧,且在人民币基金募集领域的表现尤为明显。更进一步说,对于一线PE/VC机构合伙人们来说,艰难的募资和投资环境推动了市场回归,甚至能够实现一定程度的“肃清”作用。  “行业两极分化早就该出现。PE/VC投资不应是全民式的,中国市场最终的头部可能就是现在总量的5%。”邓锋将此形容为VC行业“战国时代”的结束。  事实上,基金募集工作能够顺利推进的基础是卓越的过往投资业绩。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,启明创投在2019年向出资机构分配了超过10亿美元的现金回报。  2020年是北极光创投的募资年。在此之前,其于2019年通过公开市场进行了在美团、中科创达等项目的部分退出,加上多笔并购交易实现的现金退出,基金管理团队实现了成立以来的最高现金回款总额。  2019年以来,科创板开板和创业板注册制改革都带来了VC机构更通畅的项目退出,打通募投管退的股权投资闭环。  “早期VC是资本市场改革的直接受益者。”邓锋说,如果未来能对早期投资人有更宽松的减持政策,将能更进一步推动中国股权投资和科技创新的发展。